野蛮红牛,一个金钱谎言交织的故事

2018-11-05 192 界面新闻
围绕这个500亿的品牌资产,一定有人在说谎,或者更糟,没有人不在说谎。

图片来自 视觉中国


这是一桩利润无比丰厚的生意,曾经亲密的合作伙伴在很多年后各自讲了一个故事,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。

在过去5年,围绕中国红牛展开的争夺一步步升温。中国红牛当家人严彬骂泰国许家人到中国“摘桃子”、抢夺利益,后者拥有红牛商标及配方;许家骂严彬盗取合资公司利润,一步步谋划另起炉灶抛开严彬。2018年10月,双方对峙达到白热化。

围绕这个500亿的品牌资产,一定有人在说谎,或者更糟,没有人不在说谎。

显赫泰国华商家族

2012年9月3日凌晨,泰国曼谷闹市区素坤逸47街,一辆风驰电掣的灰色法拉利撞倒了巡警威先·格兰巴硕(Wichian Klanprasert)。那条街限速80公里,警方估计当时法拉利的时速高达170公里。巡警被拖行了超过100米,很快去世,法拉利逃逸。

事故并不复杂。警方沿着泄漏的汽油痕迹至搜寻了几个街区,追到了仅仅不到1公里外的曼谷富人区的一处豪宅。豪宅的主人身份显赫,在2009年,福布斯把这一家族列为泰国首富;2012年时凭借约50亿美元净资产,他们位列泰国第2大富豪家族。事故之前半年,家族第一代创业者Chalerm Yoovidhya刚刚过世,他的中文名字叫许书标,显赫的红牛能量饮料大亨。

那辆车头撞得破碎的法拉利就停在豪宅里。最初警方被说服,拘押了许氏家族雇用的一名司机,以为他是主犯。很快警方发现,当时开车的是27岁的沃拉育(Vorayuth Yoovidhya),许书标之孙,他接受了检测,血液中酒精含量明显超标,但他坚称自己是在意外发生后回到家中才喝酒的。

泰国警方花费数月准备诉状,指控沃拉育超速、鲁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、肇事逃逸。但之后数年,律师和沃拉育多次拒绝接受检方传讯,借口包括身体不适、在国外出差等等。

沃拉育

富家公子的生活依旧精彩。车祸发生的几个星期后,沃拉育就曾乘私人飞机出行,还观战F1比赛、出国游玩。泰国执法机构因推进沃拉育涉案低效而饱受批评,警方也曾恼火的签发过逮捕令。但沃拉育消失了——他被指控的罪名是有诉讼时效的,时隔6年,肇事逃逸罪名诉讼时效已过;鲁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,这项罪名的起诉时效则将于2027年到期。

在泰国人寻找沃拉育之时,能量饮料大亨家族的财富持续增长。2017年福布斯泰国富豪榜上,许家排位从第四名上升到第三,达到6560亿泰铢,接近200亿美元的身家。

一罐红牛的诞生

沃拉育的祖父许书标一生低调,是当之无愧的泰国饮料大王。

1923年,许书标生于海南文昌,2岁时赴泰国和父亲团聚。许家在泰国靠养鸭场和卖水果艰难打拼, 20岁时,许书标开始做推销员,一家一户推销药品。

1956年,中年许书标创立了公司T.C.Pharmaceutical Limited Partnership,从欧洲进口药品材料和产品。之后,他又在曼谷建立了医药工厂,名为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(T.C.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Co.,Ltd.)。

70年代中后期,许书标的工厂研制出一款内含水、糖、咖啡因、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,取名“Krating Daeng”(泰语红牛),目标销售群体是倒班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,帮助他们在通宵熬夜工作时保持清醒。为了体现饮料的特点,红牛的Logo用了两头正在争斗的公牛,轮廓不是一般的家牛,而是东南亚常见的、桀骜不驯的印度野牛。

80年代的泰国,红牛大受欢迎,产品供不应求。已经接近退休年龄的许书标敏锐地捕捉到饮料市场信息,做出对事业转折性的决策——转轨大规模生产红牛饮料。

在泰国的奥地利商人梅特舒兹也捕捉到了这一信息,他和许书标合作, 30多年里把奥地利红牛卖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这是另外一个故事,今天矛盾丛生的是中国红牛,一个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合作故事。

合作伙伴严彬登场
 
1993年,许书标返乡,想在海南开办工厂,把红牛饮料引入中国。但可惜由于政策原因,未能取得保健食品批准证书,也就没法启动投产。不过时至今日,海南红牛饮料有限公司仍旧存在,是泰国天丝许家控股的公司。

这时,另一位在泰国打拼的华商——严彬登场。


1954年,严彬出生在山东,和那个年代的人一样,他经历了插队、上山下乡、贫穷、饥饿,青年严彬跑到泰国谋生,做学徒、小生意。1984 年,严彬在泰国注册华彬集团,做旅游,也做点儿贸易。

真正的商机到来是在1995年。

严彬后来这样回忆这一段:1995年,他和许书标商定五十年合作原则,由严彬在深圳设立红牛中国,自行解决保健食品批准证书问题;许书标在红牛中国五十年经营期限内,通过向红牛中国销售香精等原材料获取利润,并确保五十年内仅红牛中国有权在境内生产、销售红牛饮料。

两份重要协议,成为今天严彬指责泰国许家的依据。在口水战交锋的2018年10月中旬,严彬表态,要授权律师事务所公布1995年11月10日的五十年协议及 1995年12月21日的合资合同,据说合同由许书标授权,许夫人签署。不过截至目前,这份文件尚未露面。

说双方撕破脸之前,先回顾一下红牛在中国这些年爆发式的增长,因为正是这门肥美的生意带来了双方利益分配矛盾的爆发。

 
红牛霸气20年

1995年,红牛首次在春节联欢晚会后的广告中出现,从一句“红牛来到中国”开始,紧接着大量黄金时间都充斥着其广告:“汽车要加油,我要喝红牛”、“渴了喝红牛,累了困了更要喝红牛”、“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”。

中国红牛未曾上市,也不主动公布销售业绩,但为红牛供应包装的小兄弟公司奥瑞金曾无意间公布了一组数据,借此我们可以窥见红牛生意有多火。

奥瑞金公布的红牛数据

1995年红牛进入中国以来,奥瑞金就与红牛达成稳定合作。2004 年之前奥瑞金是红牛罐唯一供应商,2004年到2012年奥瑞金上市时,他们供应的罐子占红牛总采购量的90%以上。上图可见,2005年红牛产量3亿罐,2011年时已经是21亿罐。

这家做食品包装的奥瑞金,是红牛腾飞时带起的又一个富豪家庭。1995年,退休工人关玉香带着儿子周云杰创业,在海南结识红牛,紧紧抓住机会,满足红牛苛刻的技术要求。在之后的多年里,又紧紧追随红牛生产基地扩张。2012年,奥瑞金上市。

再回到红牛。2018年春季的一次会议上,中国饮料工业协会有负责人提及了红牛成绩——20多年来,中国红牛产品累计产量超800万吨,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,上缴税金总额210亿元。

生意如此火爆,那这些年赚来的钱呢?

腾讯《棱镜》获得的一份2018年7月3日曼谷南部民事法院的材料,纪录了合作方因利益分配而分崩离析的经过。

为股权和股息开撕

先解释一下关键公司的身份。

红牛维他命饮料(泰国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泰国红牛”),成立于1995年3月27日,许书标与严彬决定合作后,这家公司设立的目的就是在中国生产、分销红牛。它持有中国红牛88%的股份。中国红牛另外的12%股份,包含英特生物持股7%;环球市场公司持股4%;北京怀柔县乡镇企业总公司持股1%。英特生物是许家产业;环球市场公司是严彬的公司。

而至关重要的泰国红牛股份里,许家和严彬各占多少?这成了矛盾第一轮导火索。

2012年许书标去世后,严彬表示自己持有泰国红牛50%的股份,而许馨雄代表的许家,坚称严彬只持有32%。这是第一重矛盾,另一层面矛盾在于股息。

在许书标去世之前,严彬告诉许家中国红牛获得了营业收入,但没有股息可以分配给股东,因为利润需要用来进行公司增资,以扩大业务。当时许家不反对这一决定。但许书标先生去世后,其家人子女提出异议,要求获得应有的股息。有证据显示,中国红牛的合资公司投资资本为1.68亿美元,它的注册资本为 5602万美元。许家就此判断合资公司产生了大量的利润。

2015年9月6日,中国红牛召开了董事会。严彬表示,已经支付了股息;但许家指责这笔钱是在香港华彬集团的账户中预留的,华彬是严彬的产业。严彬则坚持,先搞清楚泰国红牛股份的争议再分钱。

一个月之后的2015年10月16日,双方各让一步,争议的问题部分得以解决:确定泰国红牛股份的 51%由许家持有,49%由严彬持有,许家族根据股权转让条款向严彬支付436万泰铢。但在查账等问题上,双方依旧剑拔弩张。

至今,许家还指责严彬,将红牛生意偷偷转移出合资公司,窃取了股东利益;严彬指责许家,称他已经支付了近40亿元分红,而第二代继承人背信弃义,侵占红牛中国权益。

开启诉讼仲裁车轮战

许家强调自家作为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,这些年提供了财务支持、工艺技术、产品配方及商标许可等,红牛品牌的成功,许家的努力是关键性因素之一。

严彬的态度是,“我才是红牛中国真正且唯一的缔造者!”20多年来其在产品配方、商标、生产能力、营销渠道、品牌形象等方面巨额投入,品牌估值才能超过500亿元,且公司发展所使用资金,均来源于其个人投入及其资产担保。

简而言之,双方都觉得中国红牛的今天是自己的功劳。

撕破脸后,许家与严彬之间展开了夺权战,以及诉讼、仲裁车轮战。而一次鸿门宴似的股东大会,让矛盾公开化。

2016年9月14日,曼谷Ekkachai路288号,泰国红牛董事会。在中国的严彬没有出席,在许家代表投票下,严彬和女儿严丹骅被逐出董事会。至此,泰国红牛成为许家手中王牌以及发声渠道,愤怒的严彬指责上述程序违法。泰国红牛是中国红牛的大股东。

中国红牛生意有个两个软肋:商标授权和公司营业期限。

许家称,2016年10月,天丝医药对合资公司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到期,且不续期。严彬在合资公司体系之外设立了多家由他个人全资所有的公司,这些公司没有取得商标许可,生产和销售红牛产品违法。

红牛中国设立时是1995年,当时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要求,营业期限在办理工商登记时暂只能记载为二十年。后红牛中国于1998年迁址北京,期限仍登记为二十年。这一时间限制之后被取消,但红牛中国营业期限是到2018年9月底。

严彬主张申请延续,许家说No,清算,散伙。现在这些问题正诉诸司法途径解决。

前景未明,各留后手

撕破脸前后,两家生意人都早已各自留下后手。

2017年上半年,许家TCP集团销售总额为146亿泰铢,这约合30亿元人民币。许家当家人许馨雄就透露,目前家族TCP集团在泰国有两家工厂,另外还有三家分别在印度尼西亚、越南和中国,总产能超过每年十亿升;泰国是世界级的生产基地,具有供应全球所有市场的能力;未来五年,公司将每年至少在一个国家开设一家新的分支机构或新工厂。

许家想清算中国红牛,但从未想过放弃这块丰厚的生意。2018年10月,他们表示在清算期间,为了确保“红牛”在中国长久的发展,决定启用新的合作伙伴和运营模式,“确保为广大中国消费者提供优质、合法的红牛产品”。

当腾讯《棱镜》进一步询问将以何种方式运营中国市场,以及合作伙伴情况时,许家代表的泰国红牛未予回复。

在功能饮料市场,严彬的Plan B是战马,不过这两年市场端来看,战马还远不能接过红牛的大旗。严彬爱打高尔夫球,他在北京有一片地,据说种下了300万棵树,占地6000亩,其中设立了华彬高尔夫俱乐部。严彬的眼界在海外,在高尔夫、在商业地产。

一桩纠纷掀开了严彬海外产业的一角。

过去数年,华彬前国际业务负责人倪松华代表华彬集团进行了一系列海外收购,但后来华彬集团对倪松华提起了诉讼,称其拖欠贷款;倪松华也反诉华彬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过去10年,华彬集团在债务支撑下,进行了10亿英镑的大手笔支出,对象包括伦敦金融城一个4亿英镑的豪华物业开发项目、夏威夷一处高尔夫球场,以及与波尔多拉图堡酒庄的葡萄园合资公司,著名的温特沃斯高尔夫俱乐部等。严彬和倪松华的合作没能持续,中间涉及到海外资产股权分配等问题。

倪曾指出,红牛业务占华彬集团现金流的大约90%;在严彬和许家合作破裂、红牛受影响的2016年,严彬和倪的关系也恶化了。

曾有记者向严彬问及这起诉讼,他给了一个粗鲁的答复:“听着,你问的这些事,就像一只小狗咬着你裤腿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抓起自己的裤腿以示强调,“这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一件小事。”





END
  • 1、中国果汁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,如需转载请联系网站官方进行授权。
  • 2、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、作者和原文超链接。如(转自中国果汁网)字样。
  • 3、中国果汁网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,不对文章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4、官方联系电话 029 82296400;邮箱 editor@chinajuice.net
欢迎关注
中国果汁网
微信公众号